游水的木鱼

跪求看置顶!
本命一般是瓜,总攻极左第一金瓜。
所有CP绝不吃攻右,绝不吃攻的正牌受给别人当右。
攻女友粉,萌受宠攻,也爱吃攻all,有时吃受all。
不吃all受,all受屏蔽,不吃all受,all受屏蔽。
吃攻右和把受给别人右的,跪求双向拉黑。

快乐直播从我做起(高晞月中心向,沙雕一发完)

♢高晞月中心向。
♢如果非要说CP,那我站懿all……
♢沙雕文!都是编的!



因为富察皇后病了几日,月末都是如懿助理着六宫事。一群来请安的妃嫔按位分坐下了,如懿道:“大家都来齐了吧?”

高晞月哼了一声,纯妃苏绿筠知道她跟如懿不睦,连忙笑道:“都来齐了,就等着跟皇后娘娘和娴妃姐姐见世面呢。——前些日子皇上说他从西洋得了几件好宝贝,偏偏还不跟咱们说,三宝公公还不给咱们开开眼界吗?”

皇上去西洋巡幸已经有了小半个月,宫里都是琅嬅和如懿在管事。三宝果然把东西呈上来,上位的琅嬅笑道:“这个叫做智能手机,如今宫里要撙节用度,就是通过这物事实现的。”

三宝把那叫做“智能手机”的东西依次分发了,嫔妃们从没见过,个个惊奇不已。琅嬅道:“本宫昨晚看了看,这东西实在极有意思。如今宫里处处都要用银子,皇上的意思是让咱们后妃通过这物件,向西洋百姓展示一番宫禁生活,一方面扬我大清国威,另一方面也是以此赚些银子。”

“这,这如何展示?”

高晞月傻了,“难不成是让咱们嫔妃像伎乐似的表演歌舞,去取悦那帮蓝眼睛高鼻子的蛮人吗?”

一旁的白蕊姬哼笑:“只要能赚到银子,表演什么还不是各凭本事?更何况贵妃娘娘只要对着这手机犯犯傻,愿意给您投银子的有的是呢。”

高晞月气得浑身发颤。眼见嘴仗又要打起来,右起第一的如懿无奈道:“玫贵人不必说别人,把对着贵妃的嘴皮子对着手机耍耍,愿意给你投钱的也有的是。”

白蕊姬瞪了她一眼。琅嬅言归正传:“既然是对着西洋人,各位姐妹们也要注意言行。待会本宫会让素练教给大家这‘手机’的用法,姐妹们若是真想替本宫分忧,一定要好好直播,争取为宫里多赚银子才是。”

高晞月一路气恨恨的回了宫。双喜赔着笑趋奉上来:“主子回来了?奴才训着这蛇玩了一上午,就等着主子看呢!”

“本宫什么时候要看你那个破蛇!”

高晞月气得抄起一个橘子就砸。双喜赶忙连躲带接,一旁的茉心连忙劝道:“主子,责罚奴婢们虽然要紧,可这‘手机直播’也是皇上的意思,您也要快些开始直播才是啊!”

“直……直播……”

反应过来的高晞月抱着手机傻眼了,“茉心,刚刚素练教的时候本宫没听……这个小铁盒子怎么用啊……”

所幸茉心听了,高晞月在其余方面倒也不算笨,三两下就学会了。点开那个能“直播”的“软件”,她忽然欣喜:“快来看快来看!这个是咱们皇上!”

双喜和茉心都把脑袋凑过来。弘历正含着笑摆弄一支千里眼,高晞月满心欢喜的点开:“皇上,皇上!是臣妾啊,您能看见臣妾吗?”

直播间里的弘历正跟红衣主教交谈着,眼神都没多分给她一个。高晞月好生失落,茉心赶忙劝道:“主子,皇上在这里面是看不见咱们的,您好好直播,多多给皇上赚了银子,那还愁皇上不喜欢主子您吗?”

高晞月这才打起精神:“对……对……那,那我该直播什么?”

“主子您别急,”一旁的双喜建言献策,“别的娘娘宫里也一定播着,咱先去看看她们!”

三人鬼鬼祟祟点开了当前直播。高晞月恨恨的咬牙:“先去看娴妃!在潜邸她就常拿新奇手段狐媚皇上,本宫倒要看看她有什么本事!”

“当前直播间:一人一次心。”

三个人像是组团去延禧宫偷东西的,抱着手机大气也不敢出。画面上的如懿倒没有什么奇技淫巧,光是做着刺绣,高晞月狠狠一拍桌子:“茉心!——给本宫看看,这娴妃赚了多少银子了!”

茉心看了看:“主子,这银子是跟当前观看的人数有关,而且还要仰赖这些人刷礼物的。”

“什么叫刷礼物?”

“就是,就是……”茉心一会也说不清楚,忽然指着屏幕,“主子您看,有人给娴妃娘娘刷礼物了!”

“‘懿兰大法好’给主播‘如懿’送上九九九袋狗粮!”
“‘懿结金兰’给主播‘如懿’送上一架飞机!”
“‘我心如兰’给主播‘如懿’送上一艘潜艇!”

高晞月茫然看着手机上飘过的这些字,茉心连忙解释:“主子,这些东西都要花钱,是看客们高兴了才送给娴妃娘娘的。说来也奇怪,刚刚娴妃娘娘独自直播的时候也没有这些礼物,怎么现在就……”

高晞月紧盯着屏幕,“手机”上如懿身边多了个海兰,两个人一起含笑道:“承蒙垂爱,各位破费了。”

“主子!”

双喜忽然一拍大腿:“娴妃娘娘这,这分明是在卖西皮呀!”

“卖西皮?”

高晞月狐疑,“什么叫西皮?——是西戎那边供来的皮草么?”

“哎呦,我的主子!”

双喜急得直打跌,“这卖西皮就是在直播上跟关系好的人说说笑笑,看客们要是喜欢,自然会给主播投银子。主子,现在这卖西皮是赚银子的大势,要不然,您也找一位关系好的娘娘……”

高晞月让他说的心思一动,又愣了:“可是……可是本宫也没有关系好的嫔妃啊……”

双喜和茉心默然。默了一会,高晞月忽而咬牙:“本宫就不相信了!双喜,茉心,去把本宫的凤颈琵琶拿来!给这帮西洋人好好看看,本宫这琵琶圣手也不是白叫的!”

咸福宫里的琵琶自然是最好的,高晞月选了一把黑檀背板的凤颈琵琶,拢好裙子在椅子上坐下,调好每个音。茉心打开直播,高晞月忽然有点紧张:“茉心,我……本宫该说什么啊?”

“您就……您就介绍一下您自己呀!”茉心扳着手指头,“就比如您的位分啊,名姓啊,还有咱们咸福宫里这些奴才,西洋人保准都没见过呢!”

高晞月连忙整了整头发和裙子:“呃……各位请起吧!”

这句让她找到点感觉,她清清嗓子:“本宫母家姓高,有幸蒙皇上抬旗高佳氏,封号为慧,位分是贵妃,各位叫本宫贵妃娘娘、贵妃主子都可。平日间也不必太客气,叫本宫主子就是了。”

“我C这是神仙下凡吗?”
“主播过于好看了!!”
“神仙下凡辛苦了!!”
“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主播超像章子怡吗?”
“你不是一个人!”
“你不是一个人!”
“你一个不是人!”

高晞月云里雾里,茉心连忙解释:“主子,这些西洋人是在夸您容貌美丽呢!”

高晞月禁不住欢喜:“这帮西洋人倒是有眼光,本宫能打赏他们银子么?”

“……”茉心赶忙小声道,“主子,咱们直播是为了赚银子的,可不是给这帮西洋人花银子的呀!”

高晞月瘪了瘪嘴,谁知道“手机”上又刷满了字:
“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?”
“娘娘美貌值好像和智力成反比……”
“贵妃娘娘您是个狼人啊!”

“狼人?”高晞月摸了摸自己的脸,“为什么说本宫是狼人?本宫不美吗?”

“谁说贵妃娘娘不美的!”
“谁说打谁!”
“贵妃娘娘花容月貌!”
“贵妃娘娘倾国倾城!”
“贵妃娘娘芝兰玉树!”

高晞月高兴了,“手机”上总算有人回答了她的问题:“‘狼人’,就是比‘狠人’再多一点……”

高晞月笑了。从进宫来茉心就没见她这么高兴过,看了“手机”更加欢喜:“主子,您看,这么多人给您刷礼物呢!”

“‘哈哈哈哈哈哈’双击六六六次六六六!”
“‘老铁没毛病’给主播‘晞月’送上二三三把铁铲!”
“‘贵妃小可爱’给主播‘晞月’送上九九九支口红!”

高晞月得意的哼了一声:“这是他们还没听本宫的琵琶!来,茉心,双喜,先跟他们打个招呼!”

双喜和茉心露了脸,“手机”上又刷满了:
“我C这个是娘娘身边的内监吗?”
“咸福宫伙食太好了吧……”

双喜怕高晞月克扣自己的点心,赶紧猴到一边了,谁知高晞月把手一挥:“去,双喜,把晞晞和月月抱进来,本宫要让孔雀闻琵琶起舞!”

“我的妈呀晞晞月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“贵妃娘娘这是动物园吗?”
“皇上叫贵妃的时候两只孔雀飞进来怎么办?”

晞晞和月月是两只蓝孔雀,做蛋的时候就进了咸福宫,很得高晞月宠爱。抱来的时候高晞月嫌烦,还是双喜偷悄悄掖在屁股下面孵了出来。破壳的时候正赶上高晞月生气,兜头向双喜砸了个油桃:“取名字取名字,你看就跟本宫一个名字好不好?一点眼色都没有!”

双喜传承了主子的智商,真把两只孔雀叫了“晞晞”和“月月”。谁知孔雀毛一长出来,高晞月喜欢的什么似的,天天嘀嘀咕咕逗它们两鸟开屏。那时候两只鸟已经听“晞晞月月”习惯了,高晞月想着反正咸福宫里没外人,就大发慈悲的允许它们和她同名了。不想她正抱着它们“晞晞”“月月”的逗弄着,门口进来两个人:“给贵妃娘娘请安。”

高晞月咳嗽一声,把孔雀掖到身后。来人正是娴妃如懿和玫贵人白蕊姬。高晞月警惕:“皇上不是吩咐六宫都去开直播了吗,你们两个来本宫这咸福宫里干什么?——莫不是想偷学本宫的技巧?”

“原来这里叫咸福宫……”
“保护我方贵妃!”
“咦,这不是娴妃和玫贵人吗?”

白蕊姬今日穿了一身浅鹅黄的灯笼锦,娃娃脸看着更是娇嫩。她笑吟吟的给高晞月行礼:“给贵妃娘娘请安。——几日不见,贵妃娘娘更成熟了不少,真是风韵犹存呐!”

高晞月恨不得在她身上凿出两个血窟窿:“本宫风韵是不是犹存,何时轮到你这个南府琵琶伎来品评!——这灯笼锦是蜀中刚刚进贡的,怎么会穿在你身上?!”

“嫔妾不可以穿吗?”

白蕊姬睁着无辜的眼睛,“皇上千里迢迢给皇后娘娘发消息,说一定要把这个颜色的赏给嫔妾。还说这样鲜嫩的颜色,也只有如嫔妾一般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才撑的起来呢!”

“你!”

“好了,好了。”

如懿安抚,“玫贵人是从造办处新得了两副琵琶拨子,特意来给贵妃娘娘送一副的。”

白蕊姬嗤了一声:“那是皇后娘娘吩咐的,跟嫔妾可没什么关系。”

“用你假好心!”

高晞月狠狠夺过如懿手里的拨子,“每次我吃了亏你就说话了,怎么她说我的时候你就没声了?”

如懿无奈:“就算我不拦着,你也说不过玫贵人啊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?”
“娴妃娘娘六六六!”
“娴妃真相了……”
“娘娘是特意来拦着大小琵琶精掐架的吗?”

白蕊姬怀里也抱着把琵琶,高晞月眯眼:“在本宫面前抱琵琶,玫贵人这是打定主意要班门弄斧了?”

“谁是班门谁在弄斧还不一定呢。”

白蕊姬神色矜傲的缠上拨子,高晞月狠狠把护甲捋下来,如懿面上含着笑,趁二人都不注意的时候给海兰发消息:“二位琵琶手在咸福宫斗法了,速来。”

两个人各自坐下,高晞月傲然:“既然你是南府出身,想必弹一首套曲也没问题了。如今虽然四海升平,可咱们嫔妃也不能暂忘太祖皇帝开疆扩土之功,不如玫贵人就与本宫演奏一套《霸王卸甲》,尽一尽咱们颂圣表德的心意,如何?”

《霸王卸甲》是琵琶曲里十分难的。白蕊姬故作不解的偏头:“哦?明明是歌颂圣祖皇帝,贵妃娘娘却选了一首以霸王项羽做主角的曲子,到底是想说圣祖皇帝矜伐有功呢,还是对前朝有什么叹惋哀愍之心呢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蕊姬。”

如懿适时阻住了她,“贵妃不过是一提罢了。既然《霸王卸甲》不妥,那换一套《十面埋伏》,正是以汉高祖刘邦攻伐楚地之事而作,嫔妾也能饱一饱耳福了。”

高晞月自知失言,咬着嘴唇没答话。白蕊姬哼笑:“娴妃娘娘真是好慈心呢,那就算嫔妾失言了吧。”

她又笑吟吟的道:“不过呢,光是弹曲子也没什么趣。嫔妾宫里养了一对彩雉,咱们就让各自的鸟儿听着音乐斗舞,若是谁能把另一方斗输了,那才叫真真有趣呢。”

高晞月恨不得一把掐死这个小琵琶精:“比就比!本宫还就不相信了,你人比不过本宫,鸟就能比得过本宫了!”

“卧槽贵妃六六六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“瘦人不瘦鸟,胖子丁丁小……(不是)”
“难不成大小琵琶手都是女装大♂佬?”
“楼上为国朝刽子手省点力气不好吗??”
“难道玫贵人的♂鸟叫蕊蕊和……姬姬?”

白蕊姬那对山鸡小虽小,可两只都文采辉煌,华光灿烂。海兰进来就悄悄缩到如懿身后,如懿笑道:“物似主人形,马上有好戏了。”

“弹幕保护我方贵妃!”
“弹琵琶斗鸟,讲究……”
“一拳一个讲究怪!”

两只炸毛的小山鸡气汹汹跳到孔雀面前,孔雀低着头睥睨,姿态很是傲慢。白蕊姬道:“那嫔妾就不客气了?”

“本宫何时要你客气!”

言罢音乐一起,孔雀率先抖开了屏。

“晞晞和月月是受过训练的,”如懿含笑对海兰和手机道,“那两只小山鸡刚进宫来,还没取名字,要么就叫——”

海兰目光纯澈:“就叫蕊蕊和姬姬吧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姬姬??”
“海贵人,说姬不说吧,文明你我他……”
“说姬就说吧!文明去他妈!”
“后排感谢娴妃娘娘解说!”

孔雀抖扇子似的抖着尾巴,姿态极是美丽高傲。音乐声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,两只孔雀互相炫耀着,时不时还比比谁的翅膀大。两只小山鸡愣了一会,歪着头看着,孔雀越发得意,舞动着翅膀挑衅它们;白蕊姬见状琵琶声转急,两只小山鸡立即舞了起来。

“神仙打架……”
“神仙战场能先放我等凡人离开吗?”
“愣着干啥,给主播投币啊!”

“‘我要这硬币有何用’给主播‘晞月’送上一架飞机!”
“‘凡人下跪’给主播‘蕊姬’送上一艘潜艇!”
“‘老铁六六六‘给主播‘晞月’送上二三三支口红!”

小山鸡气势汹汹的扑腾着。它们虽然没有孔雀体积大,开屏漂亮,却比孔雀能飞。山鸡像一对青金色的闪电似的上下盘旋,孔雀更加不甘示弱,使劲的扭着屁股抖动着尾巴;这样一方奢艳傲慢,一方闪亮忽灵,正斗得难解难分的时候,双喜也来凑趣了:“来,奴才给二位主子整个蛇,可得劲了——”

“啊——!!”

一声尖叫响彻咸福宫,四只鸟齐齐炸毛:“呱!”“咕咕哒!!”

如懿含笑放下手里的瓜子,手机上的图画已经被字掩盖了:“六六六六六六!”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?”
“快乐源泉咸福宫!”
“咸福宫琵琶手斗法,西暖阁小黄门爆蛇?”
“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??”


好一阵鸡飞狗跳。如懿赶忙让双喜把蛇拿走了,白蕊姬倒是不怎么怕蛇,高晞月躲在她背后半晌才冒头:“拿走了吧?”

“拿走了,”如懿无奈的把她从自己身上摘下来,“草蛇咬一口也不过疼一会,没有什么毒性,贵妃娘娘不必太胆怯了。”

“谁说我是胆怯了!”

高晞月瞪起眼睛振振有词,“我是……我是怕它伤着我的琵琶!”

如懿看看地上。顺着她的目光望去,高晞月愣愣的睁了一会眼,忽然大哭起来:“本,本宫的琵琶!!怎么摔成这样了!!呜呜呜!!”

“没事的,琵琶坏了总可以再买,人没伤到就是好的。”

如懿好言安慰。高晞月恨恨夺过如懿递来的手帕:“都怪你!安慰本宫本宫也不会领你的情的!赔我琵琶!呜呜呜……”

如懿好不容易才把高晞月劝好了。三人从咸福宫出来,海兰放心不下永琪,先一步去了阿哥所。如懿和白蕊姬各抱着一只山鸡,白蕊姬忽而哼笑一声:“咸福宫里这位贵妃娘娘也是好福气,二十六七岁的人了,脑子比六七岁的小儿还不如。”

想着高晞月的样子,如懿也笑了:“她家世好,又是家里的独女,皇上从来没有磋磨过她,这样的人有福气,一辈子活的也开心。”

白蕊姬轻轻抚摸着怀里山鸡的羽毛:“是啊,谁能有那么好的福气。她的琵琶是当饭后消闲的玩意学的,可我本身就是个饭后消闲的玩意。同人不同命,怪我蒲柳命数罢了。”

如懿温声道:“可现在你总归是身在皇家,若是有弄璋弄瓦之喜,孩子的命数便不同了。比起坊市之间飘泊度日,柳树还是栽在皇家宫苑里为好。”

白蕊姬神色淡淡的:“娘娘是楼台深院间的绿梅,又何知蒲柳的苦楚?横竖是置身事外。”

如懿微微一笑:“绿梅未尝没有绿梅的苦楚。你只知上苑琼林之间安福尊荣,却不知风刀霜剑一来,什么花的苦楚都是一样的。何况雕镌剞劂,上林苑间的绿梅必要按着圣心生长,我倒觉得还未必有蒲柳自在。”

白蕊姬笑了笑。说话之间便到了永和宫,如懿把山鸡托给她:“夜深路滑,玫贵人小心禽畜伤人。”

白蕊姬咯咯笑了两声,没等如懿纳闷,她飘然一步进了宫里,纤细的手冲背后摆了摆:“好吧,再见,圣母玛利亚娘娘。”

月初合宫问安的时候,琅嬅的精神好了很多,含笑从如懿手里接过账本:“直播的事吩咐下去,看各位姐妹们都是矢心为皇上分忧,一月之间得了不少银子,实是我朝之福。”

各位嫔妃起身谢恩,琅嬅免了礼,照着账本念道:“婉嫔五百两,纯嫔八百两,嘉贵人一千两,玫贵人两千两。海贵人和娴妃一共得了五千两,各位姐妹当好好效法才是。”

如懿海兰起身谢过。高晞月一脸期待的绞着手帕子,琅嬅笑道:“不过最厉害的还是慧贵妃,一日直播便是二百两到三百两银子,月间赚了近万两,皇上人在西洋,看贵妃妹妹的直播看了好多次,还夸妹妹是后宫妃嫔的表率呢。”

再多银子也没有弘历对她来的重要,高晞月喜不自禁:“真的吗!娘娘,皇上有没有说别的?”

“自然是真的。”

琅嬅含笑点头,如懿笑道:“皇上除了夸贵妃娘娘兰心蕙质,容止娴雅,还有一句话要说给娘娘。”

高晞月期待的看如懿拿出手机。手机上是一身常服的皇帝:“晞月,直播做的很好,只是以后不准在人前叫你那两只孔雀的名字。还有,去告诉你宫里那个双喜,改改他的东北口音,每顿饭也少吃点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

——完——




评论(13)

热度(6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