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水的木鱼

跪求看置顶!
本命一般是瓜,总攻极左第一金瓜。
所有CP绝不吃攻右,绝不吃攻的正牌受给别人当右。
攻女友粉,萌受宠攻,也爱吃攻all,有时吃受all。
不吃all受,all受屏蔽,不吃all受,all受屏蔽。
吃攻右和把受给别人右的,跪求双向拉黑。

风月宝鉴(懿令,第七章)

♢CP懿all,懿攻不逆。
♢硬写型选手……
♢瞎他妈编的!


如懿从慈宁宫出来,卫嬿婉缓步迎了上去。如懿的神色有些惘然,看到海兰当即一笑:“不是说让你回去吗,非要在这吹风。”

卫嬿婉给她整好领子上的风毛:“因为我放不下姐姐。”

装成海兰很简单,让卫嬿婉在原本就会的不多的成语中想起一个,天命如此。比起在永寿宫里惶惶不可终日的岁月,翊坤宫里的日子要好上太多。

“我也不知道卫嬿婉是什么意思,为什么想起来见我了,”如懿把太后的吩咐跟海兰说了,叹道,“总不会真的是要向我道谢吧。”

卫嬿婉道:“无论为了什么,姐姐都不必去见她啊。”

她抬起海兰乌黑的眼睛:“不过是汉人出身的低贱之人,还害过姐姐的孩子,道谢也好,道歉也罢,让她到阴曹地府找阎罗王说去吧。”

她自己有的是一个不知道男女的胎儿,一个只会给自己丢脸的母家,还有偌大一个皇宫,没有人同她交好的际遇,唯有的一点圣宠也是拿无比的低贱换来的,人人都看不起她。

而海兰有皇帝最钟爱的儿子,虽然没有母家和交好的嫔妃,却有一心爱护她的如懿。

那样百般呵护,万般温柔,全心全意的信任和爱惜,卫嬿婉觉得有趣极了,所以趁现在永寿宫的“卫嬿婉”余孽未消,送过一碗药去结果了她,往后好好对待她的“如懿姐姐”,也算她卫嬿婉行善积德。

既然海兰这样说,如懿对见卫嬿婉也无可无不可,她生性如此,只要不触到底线,其余事情都能一笑了之。等两个人相携回到翊坤宫前,忽然看前面有人行礼:“嫔妾给皇后娘娘请安。”

如懿凝神一看,却是永寿宫的卫嬿婉。

两名身材长大的太监看押着她。「卫嬿婉」穿了一身月白色的暗绣夹袍,下腹突兀的鼓出一个弧度,像细细的花枝忽然生了瘤子。

她往常都是薄施粉黛,娇娇怯怯的样子,如今倒让如懿淡了几分提防之心,想起她那个堪称笑柄的母家,不知是可恨还是可怜。

心里一想,面上自然带出来了,如懿摇摇头:“令妃双着身子,不必行礼了。”

感觉海兰紧紧攥着自己的手,如懿安抚的回握了握,转头对「卫嬿婉」道:“太后说卫答应有话跟本宫说,那么请说吧。”

「卫嬿婉」行了一礼:“当年您第一次入王府的场景,不知娘娘是否记得。”

“记得又如何,不记得又如何?”卫嬿婉冷冷的插口:“皇后娘娘当年从龙潜邸的事,轮到你一个罪妇问么?”

「卫嬿婉」抬头看她,双目沉沉如古井:“这样偷走别人的东西装成是自己的,真的不会于心不安么?”

卫嬿婉垂在身侧的手微不可见的抽搐了一下,几步走到「卫嬿婉」身前,扬手便欲给人一巴掌。孰料刚扬到半空就被人握住,卫嬿婉侧首看去,如懿向她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。

“愉妃乃是皇帝的嫔御,五阿哥的生母,卫答应并非痴愚不堪之人,孰轻孰重自然懂得。”

如懿平和地道:“既然懂得便不要冒犯,你如今是有孕之身,也该为腹中的孩子留些地步。我对你还是那句话,若是皇上还许你留一命侍奉,那有什么手段只管冲我使,伤害海兰和孩子,本宫断然不会饶你。”

那两个人相携走了进去,海兰静静的站在原地。她遇到如懿之前,从不觉得这人世是值得眷恋的栖居之所,直到在绣房被弘历误幸,是如懿把她的绣样拿给这位宝亲王,让她摆脱了在府里尴尬的处境。

如懿同苏绿筠交好时她只是陪衬,直到入宫后,绿筠的懦弱愚蠢远比不上她自己的果决多智,她双手沾满鲜血,一步一条人命地走到如懿身边,只为得到她真心的情谊。

活过的岁月里处处是恶意和冷遇,只有到这个人身边,惶惶的身心才落到实处。

无论失掉什么,她都有信心拿回来。

两人相携着回了翊坤宫,如懿道:“卫氏胡言乱语,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卫嬿婉其实也蛮好奇,何以她能永远保持这份云水禅心的样子,试图从她心里撩拨出恶意:“那般心性恶毒的贱妇,不伤到姐姐便是最好的。”

如懿倒是表里如一的一直挺平和,很愿意用言行举止体现自己受过的教育,当面不会说的,背地也不会说,她笑了笑:“哪有什么人是天生下贱的呢?”

轻轻抚过博古架上卫嬿婉的那座吉祥天女像:“我听三宝说,这个卫氏的父亲去的早,她母亲那个样子你是见过的,除了儿子什么都不认,偏偏那个儿子比你那个侄子扎齐还糊涂。”

说着又摇摇头:“那个佐禄简直是鬼出虚恭,没有人味,打小痴愚的跟个畜生似的,十三四岁了成天往娘和姐姐的房里钻,街坊邻居都不敢跟他多答话。要不是卫氏入宫做了宫女,不定要闹出什么故事。”

卫嬿婉记得她弟弟那张痴肥愚蠢的脸,真是畜生一样的人,舐破了窗纸看她和他们的亲娘洗澡,嘴边的涎水流了有多长。

她像疯狗一样拼命把能抓到手的一切都抓到手,就是为了永远逃离开那个噩梦——窗纸外望来一只闪着淫光的眼睛,她赤身裸体,无处可逃,对自己青春又美丽的胴体充满了厌恶。

卫嬿婉忽然大大打了个寒噤,如懿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卫嬿婉忽然伸手抱住她,把呼吸埋进她温暖的怀里。我怎么了?爱忿恚的阿修罗女居然也会来须弥座前求告,求世尊哀愍我么?

她忽的有些迷惘,分不清是用谁的口在问:“你会一直陪着我吗?”

如懿笑道:“哪有什么人能永远陪着什么人呢。”

卫嬿婉的眼泪一滴一滴流出来,如懿拿温暖的手抚摸过她的脸:“不过只要不死,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
夜半三更,永寿宫内。

卫嬿婉往兽炉里加了一把梦甜香,如懿早早就睡了。她穿了一双软底薄缎子鞋,是当花房宫女时候的打扮,一缕香魂似的飘进了永寿宫。

「卫嬿婉」还双着身子,太后只命她每日抄写两部《金刚经》。卫嬿婉袅袅亭亭的一路走进永寿宫,侍卫们自然认得愉妃娘娘,只当是奉了皇后娘娘的意思,泥胎木偶似的低着头。

宫里的春婵和澜翠都不在,海兰正坐在案前抄经。卫嬿婉嘴角含笑的看了好一会,风荷雾柳一样一路摇曳了过去,拿帕子掩着口笑:“卫答应?”

海兰抬起目光。自己昔日那张娇花软玉一样的脸少了那种楚楚的欲望和媚色,多了几分海兰式的冷漠——她那双眼睛,只有仰视如懿的时候才有温柔。

“卫答应,你伤了舒妃一条性命,害了皇后娘娘的孩子,罪不容诛,万死莫赎。”

卫嬿婉的声音含着愉快的恶意,像一支甜美又轻飘的小曲,“不过呢,本宫也愿意为本宫的永琪积德,那些个炮烙腰斩的酷刑便不予你受了。喏。”

她拿海兰青白单薄的手推过去一个小瓷药瓶,脸上的笑意无比诡异,“这里面融合了麻沸散,夹竹桃粉,你只要乖乖的和酒服下去,保证无知无觉一会就死了。”


——待续——

评论(206)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