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水的木鱼

跪求看置顶!
本命一般是瓜,总攻极左第一金瓜。
所有CP绝不吃攻右,绝不吃攻的正牌受给别人当右。
攻女友粉,萌受宠攻,也爱吃攻all,有时吃受all。
不吃all受,all受屏蔽,不吃all受,all受屏蔽。
吃攻右和把受给别人右的,跪求双向拉黑。

风月宝鉴(懿令,第五章)

♢CP懿令,懿攻不逆。
♢我爱温柔攻!!
♢瞎他妈编的……


卫夫人恼了:“她还晕了?”

不等如懿说话,她又恨恨的道:“在家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娇贵,上宫里了知道自己抬举自己了!不成器的丫头片子,好不容易肚子里搁了货,不说勤勤谨谨的侍候皇上,三天两头闹幺蛾子!生个阿哥出来还好,要是跟她一样又是个赔钱货,这个姑娘还不如死了算了!”

听她越说越不堪,如懿温声制止了:“夫人不必如此说,弄璋弄瓦都是喜事,生下来都是身尊体贵的金玉人。说起来我等后妃只算是皇上的臣工,阿哥公主们才是正经主子,比我等都高了一头的。”

卫夫人看她平易近人,说出的话又句句撞在心坎上,这才转怒为喜:“正是呢!只恨那个死丫头片子不成器,她弟弟佐禄在家里如今还闲着,也不知道皇后娘娘能不能给找个好去处……”

上首的卫嬿婉淡淡道:“好去处?紫禁城里好去处多的很,这翊坤宫里便是好去处。”

卫夫人张着嘴没反应过来,三宝忍不住笑了,宫里对男丁能有什么好去处,只有把男人的表征挨一刀,人才能长长久久的待在好去处上。

如懿撑不住笑了:“佐禄如今年纪还小,夫人若是能延请名师善加培养,想必以后也是前途无量的人物。”

卫嬿婉神色不动:“正是这话。年纪小入了宫才有好去处,大了不光去处不好,身子也未必能将养回来。您说是不是?”

如懿忍住笑,赶在卫夫人反应过来之前携着人的手,把人往出带,回过头略带责怪的看了海兰一眼,语声平和的对卫夫人道:“无论如何病人为重,夫人还是先随本宫去看看令妃吧。”

卫夫人自自然然把胳臂往出一伸,如懿便差菱枝搭着她往宫外走去。两边滴水下面站着的奴婢正如泥胎木偶一般,卫夫人一路上问东问西,不是问皇后宫里怎么没个侍卫,就是一脸热切的问她生了几个儿子。

好容易到了永寿宫,如懿这才抽出身来,回过头四处张望,对上海兰的目光,这才禁不住一笑。「海兰」却没有笑,问道:“姐姐累坏了吧,那卫氏家眷真是缠人的紧。”

卫夫人让几个永寿宫的奴婢簇拥了进去。如懿携着海兰一同往进走,一边叹道:“何止是缠人,要不是知道我是六宫之首,我看她能找个媒婆把我嫁出去。”

两人正说着,里面忽然传来卫夫人高过别人一截的声音:“吓!好大的金佛,这是我姑娘求皇上赏的么?”

里面伺候的春婵和澜翠本来哭的眼眶都红了,谁也没想到闹了这么一出,幸好春婵反应快,压下哽咽勉强笑道:“夫人,这是……这都是小主自己置办的,等小主醒了您可以让小主赏。”

卫夫人斜起眼睛扫了她一下:“哦?我问我姑娘要点东西,还用个奴才秧子来指点我?我还得等她醒?别说是一个金佛——”

她向床上躺着的卫嬿婉走过去,拎起她的手腕晃了晃:“就是我要她把这条命还我,她还不是应当的?腿一撇生下的赔钱货,就知道这样装死偷懒……”

春婵气得身子发抖,澜翠更是干着急说不上话,听她越说越不成话,如懿进来笑道:“下面人说的闲话,夫人不必太过在意了。”

卫夫人勉强缓了缓脸色,笑道:“嗳哟,不是给皇后娘娘笑话瞧,妾身家里还有个儿子。这闺女么,嫁到宫里,有您占着上首,她也不过如此了,妾身的儿子也是要前程的……”

“话可也不是夫人这样说。”

如懿温声道,“嫔妃是天子的臣工,比庶人毕竟要高上一等。况且如今令妃腹中保育的乃是皇上的骨肉,将来尊家公子前途几何,说不定便系在令妃这一子上,夫人倒不如多陪陪令妃,说上几句知心话,醒转过来了也不是她一人得利,夫人觉得呢?”

她说起话来柔声细语,入情入理,卫夫人也感觉自己骂闺女骂的有些太早了,连忙扭捏着身子跟她赔笑:“是、是,是妾身糊涂了……刚刚也是那两个刁恶奴才挑唆妾身……”

春婵和澜翠惶惶然躲在如懿背后,她们是卫嬿婉的左膀右臂,就算弃车保帅也是帅有危险以后的事,没道理被过河卒子给这份没脸。如懿笑了笑:“她们素日为令妃看守东西看的勤谨,夫人就原谅这遭罢了。三宝。”

她特意挑了个个子高的:“去将龛里那位吉祥天女请下来,给夫人带走便是了。”

三宝喏喏称是。卫夫人喜得眉花眼笑:“正是这个理呢!多谢皇后娘娘了!!”

三宝拿红绸子把那尊吉祥天女托给如懿,抬眼看了她一下子:“主子,宫里的东西内务府都是有归档的,这金像怕不是皇上赏的,您要不问问皇上?”

如懿把那尊金像从他手里托过来,当即明白了,她对卫夫人笑道:“是了,是我糊涂了。不过令妃有孕也该当封赏,三宝,去把皇上赏令妃的东西拿来。”

这一闹闹了足有小半个时辰,皇帝才不在乎这个怀了孩子的坏种是死是活,所谓封赏还是三宝从翊坤宫里拿的。

他专门挑了仓库里如懿看不上的那些东西——虽然说皇帝赏的她大部分都看不上:整柄整柄的赤金如意,龙眼那么大的东珠,恨不得集齐十二色的珐琅双耳瓶。卫夫人见了才是欢喜的不得了,坐在榻上与「卫嬿婉」絮絮叨叨起来。

正主卫嬿婉往里瞥了一眼,神色淡淡的:“皇上的品位和这卫夫人可是知音,不白让她叫一句贵婿。”

如懿笑的手里的鸟食都撒了:“你小点声吧,怕天牢里住不满吗?”

卫嬿婉却没接话,静静把额头贴在了自己手腕上。

自己亲娘一下午光屁股推磨,转着圈丢人,她还是卫嬿婉的时候当然委屈又气恼,恨不得所有人都跟自己一样丢脸,甚至恨不得所有人都去死。

现在作为旁人,她才知道自己经历过的事情有多可笑,多恶心。

春婵和澜翠哆哆嗦嗦站在回廊下,挂着清鼻涕吹着风。她们怎么也想不到出来解围的会是如懿,一个她们背后骂了无数次,幸灾乐祸了无数次的敌人。

凭心自问,要是自家主子做了皇后,肯定不会解决这些事情。

嫔妃家里人给了妃子没脸?给去吧。能扳倒一个是一个,世世代代失了圣心才好。

有心跟如懿说一句谢,可是满宫里谁不知道令妃与皇后是对头。——虽然皇后自己活的还挺超然物外,颇有几分要立地飞升,对汝等凡人一笑而过的意思,并没有把令妃当个对手。

可假想敌也是敌啊,敌人的尊严能丢吗?

必然是不能啊。

如懿叫了两声海兰没回应,把自己的毛衣服给海兰披上:“凭栏人冷栏杆热,那么心疼栏杆呢?”

卫嬿婉牵了牵嘴角。如懿摸摸她的头发:“天不早了,咱们回翊坤宫。”

从来没有人敢跟她称咱们,当然,也是被她非人的手段吓怕了——一个疯起来连自己都能害的女人,怕死的人都知道躲远一点。

之前她不懂为什么海兰明明能另开炉灶,却非要依附如懿过活,现在好像明白了。

如果能得到神明的温暖,有多少人想当饿鬼呢?


——待续——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