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水的木鱼

跪求看置顶!
本命一般是瓜,总攻极左第一金瓜。
所有CP绝不吃攻右,绝不吃攻的正牌受给别人当右。
攻女友粉,萌受宠攻,也爱吃攻all,有时吃受all。
不吃all受,all受屏蔽,不吃all受,all受屏蔽。
吃攻右和把受给别人右的,跪求双向拉黑。

向往的生活(高晞月中心向,一发完)

♢现代AU,高晞月中心向。
♢CP弘月,有懿all暗示。
♢希望我二小姐幸福!


“喂,老公,你在哪呀?”

高晞月甜蜜蜜的抱着手机。对面传来弘历的声音:“我在公司开会。怎么了?”

高晞月警告又不乏炫耀的瞪了一眼身边的如懿,转回去接着甜腻腻的道:“我在外面做头发呢,做完头发你能不能来接我啊?”

如懿是弘历公司的珠宝设计师,不知道怎么就成了这位高二小姐的假想敌。她平时对发型也没什么要求,简而言之,像人就行;今天却在发型馆碰上了做头发的二小姐。如懿含着笑静静听着,外放喇叭里传来弘历的声音:

“我这边很忙,让李玉开车去接你吧。”

“哎,哎!不嘛不嘛!”

高晞月急得一下子在椅子上坐直了,“你答应过这个月会接我回家十次,赔我吃饭一次,给我买礼物一次的!老公!”

对面弘历顿了一下,声音有些无奈:“我不是都陪你吃了十二次饭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你还没送我礼物啊!”

高晞月嘴巴撅了好高,“一个礼物换一次接我回家好不好?好嘛好嘛……”

发型馆里的人都忍着笑,统一把高二小姐的话当成耳旁风。如懿还是笑着,心说要是素来以强势冷静,铁腕作风示人的上司弘历知道,他的面子和里子都让自家小娇妻丢的捡都捡不起来了,想必那脸色会很好看。那边的弘历竟然没有发火,只是叹了口气:“好吧。是你平常去的那家理发店吗?”

“什么理发店,那叫发型馆。”

高晞月半是甜蜜半是娇嗔,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形,“就是那,等你哦,老公最好了!”

对面的男人气音笑了一声,隔着电话也能猜想他无奈的情状:“好了,不说了,这边还开会呢。”

发型馆里是一片肃然的静默,连剪子的咔嚓咔嚓声都那么大义凛然。如懿还是微笑看着镜子——其实她就是简单的高马尾,要不是手下海兰、惢心、白蕊姬那几个员工强烈要求她来修一修,她也不用来被迫吃这份狗粮。

高晞月顶着满头烫发的白泡泡,心情很好的哼起了歌。哼了一会,看如懿没有理她,伸出手又清清嗓子:“嗯哼。”

如懿礼貌的笑了:“高二小姐怎么了吗?”

高晞月状似无意的拿无名指勾勾头发,捏捏耳朵,努力让戒指上的大钻石散发出最璀璨的光芒。如懿十分捧场的微微惊讶:“高迪定制款的戒指?好漂亮。”

坏女人品位倒是不错。高晞月心想。——如懿在工作上和弘历时常有交流,所以高晞月就认定了她是个坏女人。发型馆里的咔嚓咔嚓声越发急促,高晞月倒是全然没有察觉,抿住嘴角那一丝得意的笑:“很有品位嘛!我先生特地在高迪订做的!”

其实如懿有时候也蛮奇怪,高晞月明明是高家众星捧月的二小姐,从小到大绝不应该缺钱,何以会像花蝴蝶爱炫耀翅膀一样爱炫耀自己的富贵。然而她还是笑了:“很贵吧?一千二百六十万?”

高晞月傻了一下:“嗯?你怎么知道?”

恰好两个人的头发都完工了,如懿从老式皮夹子里拿出一沓有零有整的纸币,高晞月直接高傲的晃晃手指间的卡:“刷卡吧!”

两个人走出店外。弘历一向对时间卡的极精确,没有五分钟就开到了店门口。黑色捷豹车停在路面上,高晞月欢天喜地的扑过去:“老公!”

车窗降下来,高晞月的笑容却是一凝——弘历车里还坐着个白蕊姬。

弘历在商场上叱咤风云近十年,一见如懿就明白了怎么回事。高晞月满脸不乐意的看着弘历从车上下来,后座的白蕊姬也打开车门,如懿礼貌的伸手挡了一下窗框上缘,白蕊姬随意挥开:“你怎么在这?”

“嗯……不是你们让我来剪头发的吗?”

白蕊姬沉沉的大眼睛盯了一眼高晞月,问如懿:“你怎么跟高二小姐在一块?”

如懿时常难以招架白蕊姬这种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质问,赶忙笑道:“总裁怎么也载了小白?总不会也是刚好顺路吧?”

高晞月满眼幽怨的撅着嘴巴,弘历礼貌的微笑:“就是刚好顺路,在公司楼下碰上了,白组长说你也在这个发型馆,坐我的顺风车来看看你。”

白蕊姬已经一脸警惕的挽住了如懿的胳臂。高晞月的脸色这才有点放晴的迹象,弘历伸手捏了一下她的鼻尖:“走吧,回家吧,回家还有事情要跟你说。”

高晞月让他在人前不避讳的亲密哄得欢喜起来,眼睛又笑弯成了月牙。那边的白蕊姬像一条归心似箭的小型犬,抻着如懿的胳臂一直往反方向使暗劲。弘历绕到车的另一侧给高晞月开了门,向台阶上的白蕊姬和如懿笑笑:“那我们先走了。来,晞月,跟如懿总监拜拜。”

高晞月在车里乖乖的拜拜。如懿也笑道:“高二小姐再见,很荣幸得到您的赏识。”

车窗本来都缓缓合上了,闻言高晞月噌的冒出头:“赏识?我什么时候赏识你了?”

如懿微笑着指指她手上的大钻戒:“这是我自己最满意的一件作品。”

“……”


“我要扔了戒指!不戴坏女人设计的破戒指!呜呜呜!”

高晞月在车里宽面条泪,弘历无奈的一手摁住她过于活跃的手:“跟她有仇,跟戒指也有仇?而且人家哪惹着你了?”

“她,她以前跟你一个学校的!”

高晞月气得直想跺脚,“她现在还和你一起工作!她比我学历高,比我认识你时间长,呜!!”

弘历把车停到别墅楼下,无奈的给她拉开车门:“当年谁让你不好好读书来着?自己太无能,不能怪敌人太狡猾吧。”

高晞月心虚不说话了。她当年在学校倒也算好学生,德智体美劳……嗯,总归占一个美。她所在的首都大学虽然在国内算一流,可毕竟不能跟弘历和如懿他们的剑牛大学相比。她含着金汤匙出身,自己和老爹的期望一样简单:女孩子嘛,平平安安读个中文系挺好,风花雪月不说,出来也方便嫁人嘛。

再加上高晞月酷爱吃吃吃和买买买,也就没有考虑过脱离家庭的暖巢——反正她老爹是广市有名的经济巨头,只要她败家女别太败的过分,躺着也够花几辈子了。

入秋了便有些凉意,弘历把她的手揣进了兜里。因为弘历很不喜欢家里多个外人,所以家政工打扫完就走了,偌大的别墅静悄悄的。高晞月一回家就开心了:“老公!我给你煮面吃吧?”

她的厨艺弘历可是不敢恭维。刚结婚那会她兴致勃勃说要给弘历烤蛋糕,结果连烤箱带厨房都炸了,弘历只能找人翻修了一遍。弘历摆摆手表示不必了,问道:“记得我路上跟你说的吗?”

他面色十分冷静,高晞月心下不由得咯噔一跳:“怎,怎么了老公?”

“这是文件,你自己看看吧。”

弘历把一只文件夹放到她面前。高晞月有点愣,拿起文件夹翻了两页,愣的内容换了对象:“这……这……老公,这是干什么……”

“这是财产协议书,把我这的几套地产和商场划归到你名下了。”

弘历道,“检查结果出来了,怀孕三个月,你不是不知道吧?”

“……”

高晞月愣了好一会才想起来:“哦,哦……就是我上个星期……”

她上个星期天天感觉头晕想吐,弘历就让李玉带她去医院看了一趟,医生抽了血样,只说几天以后才能来拿检测报告,高晞月难受劲过了就早忘了这回事,光顾吃吃吃买买买了,还是李玉拿着报告送给了弘历。

两个人结婚结了有六七年,弘历开始的时候倒是很想要孩子,奈何一直不见动静,他婚前的几个小情人也从来没有中标的,慢慢也就把心淡了下去。结婚以后怕外面的私生子占了长位,况且高晞月蠢是蠢了点,也没有其余招人恨的地方,没理由非要去外面找那份刺激,他也就把以前的情人基本断了。李玉送来这份孕检报告,对他倒是个意外之事——男人嘛,再怎么样也是盼着留个香火的。

高晞月下午还能美滋滋的对如懿炫耀自己的大戒指,一听说自己怀孕了,立马头也晕了,腿也软了,扶着沙发慢慢往下遛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还没准备好……”

“这有什么可准备的。”

弘历随口答道。最终是觉得这口吻太冷淡了些,和缓语气又道:“没有开始就会当父母的,孩子生下来就好了。”

高晞月一向把弘历的话奉为圣旨,仿佛吃了定心丸。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,她这才想到刚刚的文件夹:“那,那这个文件夹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婚姻不一定是一辈子的事情,加上咱们两家都家大业大,我觉得还是早一点给你和孩子一部分资产比较好。”

弘历永远那么冷静,高晞月傻傻的吸吸鼻子:“啊?你,你要跟我离婚啊?”

“……不是现在,这只是一种假设。”

“呜!不行!我不管!”

高晞月扑上去哭兮兮的圈着弘历的腰,“不要离婚不要离婚……”

“好了。”

弘历半斥责半劝解的轻轻喝了一声,高晞月吓得不敢哭了,弘历耐着性子又拍拍她的头:“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,咱们都要早些做好准备。”

高晞月得了纶音佛语一样使劲点点头。弘历想,娶个蠢蛋毕竟也有娶个蠢蛋的好处,毕竟出身那样的大家庭,还能让自己折个千纸鹤就哄开心,这样的女人也不好找了。

“我叫王工来给咱们做顿饭吃。”

弘历拿起小茶几上的电话,“从今天开始你就别乱吃东西了,有需要叫家政上门做就可以。”

高晞月因为身家和能力都比不上弘历,得亏两家是说了娃娃亲,弘历那边也不特别的嫌贫爱富——或者说他本身钱太多了,也就不在乎相方是贫是富;所以心下总觉得这段婚姻是自己占了大便宜。等弘历放下电话,高晞月忽然有些紧张不安起来:“老公……你,你不会不要我吧。”

“怀着孕不要胡思乱想。”弘历无奈,“待会让王工给你做个薏仁汤,把你这满脑子乱麻去一去。”

高晞月有点甜蜜也有点心酸的笑了笑,低头摸了摸肚子。——就算弘历将来跟自己离婚,看在这个孩子的面子上,他总归也得跟自己保持一点联系吧。

思及此,她又抱住了弘历的腰:“老公,你得对我好一点。”

弘历这次倒没有推开她,手往她头上拍了拍:“嗯,你听话就好。”


——完——

评论(10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