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水的木鱼

跪求看置顶!
本命一般是瓜,总攻极左第一金瓜。
所有CP绝不吃攻右,绝不吃攻的正牌受给别人当右。
攻女友粉,萌受宠攻,也爱吃攻all,有时吃受all。
不吃all受,all受屏蔽,不吃all受,all受屏蔽。
吃攻右和把受给别人右的,跪求双向拉黑。

中国有古乐(懿all,第一章)

♢CP懿all,懿攻不逆。
♢深夜脑洞,有缘就更!
♢瞎TM编的……


电视台倒闭了,如懿拎着帆布行李箱站在门口,手里抱着自己的古琴。

她今年已经二十七岁了,不是说从头就能从头再来的年纪。新兴媒体行业把传统电视台冲击的七零八落,更何况她所在的省台一向萧条,跟芒果、飘带卫视都没法比;别的电视台竞拍电视剧神仙打架,她们电视台就只有放老抗日片的份。可就算是抗日剧也不让观众看个痛快,插播的广告比正片还多。

如懿从大学到博士生学的都是古琴,毕业以后继承父母安稳的遗志,进了省电视台工作。每天早上六点到八点,她负责录制一档古琴教授节目,开始的时候还会选几个小孩来听课,到现在萧条的不行,古琴教授就变成古琴独奏了。

抱着古琴,托着行李箱,内侧衣袋里的手机响了一声。她把台里统一发的苹果机拿出来,上面是一条短信:“考虑好了吗?”

如懿抬头看了看,电视台对面便是熙熙攘攘的马路,超大的LED屏上写着几个字。

中国有古乐。

“这档节目主要是针对十七到二十五岁的专业音乐生设立的。”

咖啡馆里,傅琅嬅坐在如懿对面,如懿有些好奇的看着手里的文件夹:“芒果卫视黄金档……琅嬅,古乐现在这么有收视率吗?”

傅琅嬅浅浅饮了一口咖啡,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:“那要看是请什么人来当导师了。”

“你就别给我往脸上贴金了。”如懿笑着摆摆手,“我的性格和能力你又不是不知道,收视率不能靠我。”

“我也知道不能靠你,”傅琅嬅无奈,“认识这个人吗?”

如懿俯过去看琅嬅手机上的人,笑了:“这个不是去年才拿了国乐琵琶组第一名的白蕊姬吗?我听过她直播演奏。”

“芒果台会请她。”

看如懿还是一脸云里雾里,傅琅嬅不由得叹了口气,“如懿,你不会连她微博上的事都不知道吧?”

如懿神色十分抱歉。傅琅嬅无奈:“她是华国音乐学院毕业的,她们专业最有名的琵琶手。芒果台不是转播过一次风华国乐大赛吗,——这个你总知道吧?”

如懿赶忙点头,傅琅嬅道:“她得了第一名那天网上就爆了,有人说她是靠睡评委上来的,有人半开玩笑说比赛是看脸的。后来芒果台要拍一部用古乐当主题的偶像剧,本来就是想借着她的话题炒一波,用她当女主角的,可是白蕊姬当时就推了。”

如懿再怎么超凡脱俗也该知道芒果台电视剧的影响力,忙道:“为什么?”

“她说了:我就是个弹琵琶的,除了弹琵琶什么都不想干。不要因为任何琵琶之外的事情关注我,概不伺候。”

如懿笑了,傅琅嬅道:“这次芒果台请她当导师她也不同意,还是她硕士导师出面她才答应的。——现在这女孩在微博上有人气得很,大家都叫她国服第一琵琶手,电琵琶女孩。她属于带资进组,咱们是蹭人家的热度。”

傅琅嬅是专业带艺人的经纪人,如懿也是因为朋友关系,才能享受到她拿来的资源。她思索了一会:“那……这个节目是认真推广古乐的吗?会不会有什么空降选手?”

“你又来了。”

傅琅嬅无奈的看她:“就算有空降选手又怎么样?第一,带学生就是走过场,第二,既然人家有能力空降,大家你好我好不就可以了吗?不会是想在节目里收关门弟子吧?”

如懿只好笑了:“好吧,你说的对。那我需要提前跟这位小白姑娘联络一下吗?到时候会有台本吗?”

“节目组目前给的反馈是没有台本,几位导师认真带学生就可以。”

如懿听了此话倒是有些意外和喜欢,傅琅嬅略含警告的看了她一眼:“你也别太认真了,跟其他导师保持一个步调就行。”

两地同属南方,湘州比她的家乡湿润了许多,空气几乎抓一把就能捏出水。如懿让两个年轻的工作人员领入片场,立即有人笑呵呵的迎上来:“是如懿老师吧?您好您好!”

是个帆布马甲棒球帽的老年人,腕子上还挂着一串蜜蜡。如懿已经好几年没有听过老师二字了,赶忙放下古琴跟那人握手:“您好,成翰导演,久仰您的大名了。”

“哎,不敢当不敢当,”成翰导演笑着摆摆手,“一事无成人渐老,一文不值何须提,跟你们这些青年才俊没法比了。——我在皖州台听过你的琴,堪称当世国手啊!”

“您太言重了,”如懿抿着嘴笑,“恩师和您能当的起当世国手这四个字,我估计要等下辈子了。”


——待续——

评论(1)

热度(6)